小山村和大宰相

发布时间:2020-01-19 09:07 作者:凌鹏程 赵杰  来源:肥东晨刊 
字体:【    】


○村里的老人 


○老宅 


○唯一保存下来的家谱 


○村远景 


○村口 


○古巷门
  

    肥东长临河镇有个古老的村庄——山口凌村,村庄群山环抱,满目苍翠,人杰地灵。村庄不大,可已有五六百年的历史,早在明末战乱时期,就有十余户凌姓人家由徽州迁徙至此。
    背山面水出宰相
    据《凌氏宗谱》记载,“黄山之西巢湖之北沃土相连,层峦叠嶂,诸峰不一,如棋布挂,有山口形焉,凌氏傍山而居,故名山口凌。”
    山口凌村背靠大架山,蜿蜒而下共九条巷汇聚在村口“门口塘”,巷口为徽派门楼建筑,为古代典型的“九龙攒珠”布局。村面临笔架山(又名面山),东边突兀起一座大黄山,紧靠的是小黄山和尖山。
    山口凌人祖辈起就崇文好学,有“其族人擅文章且多饶美”之说。相传清朝末年山口凌村有个秀才叫凌思远,字蕴愚,因兄弟排行老四又叫凌四先生。据史料记载,当时的中堂大人李鸿章在肥东东乡兴家置业,凌四先生的父亲凌开朗与李鸿章的二弟李鹤章“同游相得,相契俱甚”,凌四先生与李鸿章的长子李经方私塾读书时同案,当时的凌四先生气宇轩昂一表人才,后又与李鹤章长子李经愣“同寓试”,后“为吾弟而师日同窗,夜同被,交游如亲昆弟,相欢又甚爱”。由于凌四先生满腹经纶才华出众,很快得到李鸿章的赏识,被请到家中当总管家。
    当时的清朝政府风雨飘摇,内忧外患,朝廷内勾心斗角,百姓民不聊生,李鸿章身为朝廷重臣虽垂暮之年,却忍辱负重心力交瘁。有次他暗中请了一位风水先生前往家乡,欲找一处好墓穴,交由凌四先生办理,风水先生四处寻觅,但见东乡附近为丘陵低洼地带,远处有连绵起伏数几十公里的大别山余脉,从浮槎山到四顶山,有的壁立千仞有的孤峰突起形态不一,最后风水先生在山口凌大黄山发现一处如仙人打坐的山形,山腰处的穴位是肚脐眼的地方,风水先生欣喜若狂,认定这是个绝好的风水宝地,为博得中堂大人欢心还附短诗一首:面朝巢湖,背靠黄山,左旗右鼓,取巢湖为中堂,一代出一个能宰相。
    神牛发威从天降
    山口凌村民风淳朴,山清水秀,风景宜人,村庄依山而建,背面为大架山,村庄共九条巷,巷口为徽派门楼建筑。因年久失修,现仅有一处保留下来。据透露:山口凌村庄整体坐落为“过山龙”的龙口位置,后面的大沙坝和小沙坝交汇处为“龙脉”,西边岗和东边岗分别为龙的“上颚”和“下颚”,而村两边的两口塘为“龙眼”……
    村北面,坐落着一座神奇的石牯牛山,原山顶上有块巨石,远远望去像一头大牯牛。相传久远以前,不知从哪儿跑来一头大牯牛,夜间经常践踏庄稼,老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但又不敢冒犯这头神牛。人们时常到庙中烧香祈祷,不料,这头大牯牛越来越肆无忌惮,不仅践踏庄稼,还毁坏森林,给山口凌村带来无尽的灾难。玉皇大帝震怒了,派雷公将它击倒,不能站立,从此化身石牯牛,爬卧在山顶上,一年四季,默默地注视着山口凌村人们和谐、安乐的生活。
    村里有口老井,据透露:凌家的好几代人均喝井水长大。“井水永不干涸,但凡百姓连续打水,没过多久,井水水位便会恢复。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村里几百户都靠这口井吃水生活。”村民们如是说。
    在村东侧的大黄山山顶,至今仍残留大量残砖碎瓦。相传以前有个道行深厚的出家苦行僧,云游至此,看到这里峰峦叠翠,群山环绕,流水潺潺,认为是修行的好地方。于是四处化缘,肩挑担扛,在乡邻帮助下,建成了好几间寺庙。这位僧人圆寂后,两个小和尚因山顶井水枯竭,而无法忍受常年从山下担水之苦,弃庙而去。后来,寺庙逐渐荒芜……不过在山的侧面,仍伫立着一对“石婆”,似乎微闭双目,口中诵经念佛,常年佑护着山口凌村风调雨顺,人丁兴旺……
    关于小村的故事和传说还有很多。虽说真实性无从考证,可村里一代代凌姓后人勤劳、朴实、聪慧、善良的美德,却是不争的事实,且一代代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