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出生地小包村考读

发布时间:2015-02-09 16:09   
字体:【    】

讲到包公,无人不知。可研究包公的人,概算起来也还不少,但多少年来老是走不出你抄我,我抄你的怪圈。文章无新意,故事老情节、翻来覆去就是原地踏步。昨天的剃头匠今天写成理发员,一无拓展、二无新发现、更谈不上研究的深入。即使有少数投机人士,张冠李戴摸不着坟头乱哭一通,但故事仍不服众。打好包公牌叫响合肥这张名片,我们不能仍在圈内打转转,要曲经通幽、拓展思路,更不能胡编乱造。

包公的阳寿是63年,可在老家合肥生活到38岁,而在肥东小包村出生,有过传奇而美好的童年,就这段历史展开研究竟很少有人问津。包公家房子在哪?大门对哪开?更是无人说清。地处偏僻,山野乡村,难得有人用心寻觅。近因工作之便,小有雅兴,实地考察两月有余,终于发现山青水秀吉祥地,人杰地灵包公村。

 

合肥东乡 山青水秀

 

研究包公得从合肥谈起,纵观合肥历史就人文来说,按古时合肥县来讲,合肥县东乡出相,西乡出将。这是不争之事实,千百年来基本形成规律,并非巧合。究其原因,玄学家的解释是风水所至,若从其它理论研究,很难找出让人信服的结论。所以我们无须争论民间传说之事实正确与否,正好引为包公文化研究参考。

合肥东乡区划大至为现今肥东县境内,南从巢湖之滨四顶山、青阳山,中间是龙泉山、浮槎山、太子山,一直到包公镇的小岘山,均属大别山余脉,断断续续绵延一百多华里。山脉自南至北有尖山口、东山口、酒盅口、北山口(小岘山)最为出名。虽为山之东西商贾千年交通要道,亦为合肥东乡风水宝地,历朝历代名人辈出,真可谓名山名水出名人。

包公家乡小包村,位居北山口之小岘山西北侧。就小岘山而言,全国此山很多,其中最为出名者为湖北襄阳、江苏镇江。但肥东的小岘山侧藏在深闺人不知,与其它岘山相比并不逊色,《通鉴注》:“六朝都建康,自历阳西趋寿阳,自寿阳自东去建康,大小岘山往来要路,而小岘尤为险扼”。又《舆地志》:“小岘山,在合肥之东,大岘在小岘东……:更有史籍记载小岘山在合肥县东七十里,南齐永元二年萧懿讨装叔业于寿阳,将步军屯小岘山,由此可知,千古之小岘山实为合肥一大灵山,既为兵家要道,又有颇多传奇。

 

古老包村 藏龙卧虎

 

包公出生地肥东县包公镇小包村,位居北山口之小岘山北,大楊山西坡支脉龙脊背上。正东为大楊山,东南为小岘山,两山之间形成小岘山口。正南偏东为虎山,凤凰坡位居村正南,与村一冲之隔。东南小岘山口天然河向北直流,路经虎山之东,分经纬两支。经流越过凤凰坡北,跨凤凰桥西下入巢湖,纬流顺等高线曲径再北,流入村东入荷花塘,惠及全村及两侧良田。可谓包村钟灵毓秀,绿水经纬环绕。立村东向南看,大楊山与虎山两山相对形成山壑直达小岘山口,风移水转,东南风经直入村,按风水学讲这叫风、水、气三者交汇入村,山水相联,静中有动,虚实两宜,卧虎藏龙。

宋时的小包村,布局与现在的村容截然不同,就地形地貌而言,门朝南不合旧时住宅规矩,并包公父亲当时也算一个小京官,“四书五经”应烂熟于心,风水更是精通绝伦。靠山村一般体现个“靠”字,按方位和现实地形地貌布局推论,村里大门朝向应主要是向东或向西,朝南朝北者不合当时居住规律。包公家乡小包村,东有大山绵延百余里尤如长龙,南有小岘山口紫气东来,村前有天然河流经纬分明通过,村南有虎山盘据守护,凤凰不落无宝之地,青莲庵暮鼓晨钟,天然巧合,众象叠加,风水宝地,鬼斧神工。

 

神秘包宅 人杰地灵

 

研究包公的人一般对包公肥东出生地,以及童年生活研究很少,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也不乏受过极左思潮影响,心有余悸。怕人说在搞持封建迷信,牛鬼蛇神。其实则不然,历史研究你必须承认历史事实,用历史的方法、观点来了解它,否则就无法去研究。包公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出生时并无多少神话故事,但就包公这个人物来说,千百年来已被人们理想化了、神圣化了。研究他的时侯就不能回避历史,回避有些领域。更有甚者人类对自然界的了解是有限的,仍有很多现象无法解释。

包公做官的官府大门是八字开,包氏宗祠大门是向北开,而现实生活中,小包村包公家大门向哪开?怎么开?根据现场考察,依据对历史遗存的论证,结合相关学术和理论,得出的结论是包公家大门向东偏南开。判词如下:左青龙、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门前青龙过,白虎腰间卧,凤凰头上飞,岘山紫气流,经纬两水绕,佛星高照头,前有照面塘,深井钉后首。以上判词听起来好象很玄乎,其实处处有理结结生根,字字句句均有出处,决非故弄玄虚。

为何包公家宅大门东偏南,一是从该村地势看,东高西低,整个村庄建在大杨山支脉脊背上,按古制建筑规律,山势较陡者,门应对西,名为靠山村,山势平坦,略有缓冲者,门应对东,名曰向阳庄;二是根据周围地形分析,从风水角度讲门对东有爬头、聚财门,一般家宅建在坡度较小,东高西低的地脊上,门前渐渐高,寓意家运渐渐好,为何将宅门朝东偏南呢?主要又是为了兼顾迎接南山口吉祥。仍然还考虑了门前地势正好与之吻合,出路较好,更有路东尽头山坡上建有青莲庵,神灵保佑,佛星高照;三是从水的角度的讲,斗转星移,宋朝距今虽然千余年,但就总体地形地势来看,痕迹依稀可见,从南向北经水现已成小渠,仍然曲径流至荷花塘,此情此景正合有首古诗云:半亩方塘一鑑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门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荷花塘实为包公家宅大门正前方的照面塘,宋代为包家门前私塘,风水之用,但此塘灵在活水上。无动不活,无源不旺;四是从住宅规划上讲,前有照面塘,后有花园井、门朝东偏南符合传统规划布局,并花园一般建在屋后,否则何为后花园。但包公家宅为什么后花园不建池而打井呢?主要从风水考虑,因为包宅东高西低,虽呈爬坡状,后必生根,否则易滑,难以用劲,并远处尚无土丘可撑,井在风水上讲为钉,这样钉住了整个包宅就牢靠了。总之细究小包村及包公家宅玄机很多,有待今后深入研究。寻找包公童年,必须弄清包公家宅,历史资料虽无多少遗存,但依旧古风好觅,地势尤存。万卷不离其宗,风水轮廓依稀可见,细微之处仍待今后追底刨根。

 

点睛之笔 兴建包村

打包公牌可分三块作为投资热点:一是充实合肥包河,反映包公青年文化;二是人造景点建一包公文化园汇总包公人生文化;三是以小包村为依托,外地有唐城、宋城,我们能否建一宋村,反映包公童年生活,围绕包公出生之传奇故事,结合包公的童年生活,小包村的宋村建设大有文章可做,容量也很大,这样让游客只有到合肥看过三处景点,便可纵缆包公传奇一生,到开封、肇庆,后仍想刨根问底,追本求源,仰幕合肥。思路必须定位在只有到了包公老家合肥,才能了解包公整个人生,不到合肥岂知包公的出生与归根。将合肥与包公、包公与合肥有机联系在一起,这就叫另辟蹊径,这才是合肥人打自己的包公牌。

重建包公故居宋村,投资体量大,意义新、独具特色,并投资相对宋城来说经济,有包公文化介入,知名度高,实用范围广,在全国来说独具匠心。开展包公文化研究,打好包公文化牌,应追本求源,投资并开发小包村。  

肥东县文化局:李芝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