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儒学第一人蔡悉

发布时间:2020-02-25 14:58   来源:肥东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字体:【    】

庐州合肥得山川灵秀之气,代有伟人,层现迭出。合肥东门外有一里三公之墓,宋朝龙图直学士孝肃公包拯,明朝理学名臣淮西夫子文毅公蔡悉,晚清北洋大臣文忠公李鸿章。这是合肥人、更是肥东人的光荣和骄傲。

蔡悉尤以国学精深、品德高尚而闻名遐迩。解读蔡悉,让蔡悉的名字如明珠出土,重放异彩。

宦海半世纪

蔡悉,字士备,号肖谦,又号符卿,明嘉靖丙申年(1536年)生于庐州府合肥县梁乡(今梁园镇蔡桃园村)。祖籍江苏句容县,明初迁入合肥,落地生根,开枝散叶。祖父蔡礼,父亲蔡廷用、字左川,母亲谈氏,都是朴实敦厚的庄稼人。

蔡悉家居梁县古县城城郊,幼年入私塾破蒙,受益于地方一位名师之下。他秉赋聪颖,勤奋攻读,深得师长喜爱。某年县试,蔡悉以见解精辟,论证有力而名列榜首,为诸生(秀才)之冠入县学。

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应江南乡试中举,次年三月赴京殿试,进士及第,时年23岁。蔡悉进士及第后,被授为湖广省常德府推官。上任伊始,时值武陵五谷大有丰稔之年,为防止富余粮食被糟蹋,他请示知府、同知,腾出大批公房,收购农民多余粮食。府县内仓满廪足,以便灾荒之年赈济百姓。常德府城东临方圆三千里、波涛连天涌的洞庭湖,由于水利设施较差,水患频繁发生。任上,蔡悉身先士卒,率领官民兴利除害,疏浚百里沟渠,在城东门清平门外修筑六道堤坝,以免城内外百姓汛期再受洪水之苦。他为政廉明平恕,常德百姓口啤载道。

汝州位于河南省中部,矿产资源丰富,尤其是盛产的汝瓷是中国五大名瓷之首。时值矿贼结伙毁林挖矿,毁田开矿,周边百姓深受其害。蔡悉上任后,不惮风险,单骑亲往察处,擒其巨魁,其他盗贼闻讯四散逃逸。

万历初年,朝廷宦官与锦衣卫、东西厂特务在凤阳至庐州、六安一带开矿聚敛财富,压榨百姓。时蔡悉正在家乡,听说此事后,他嘱咐郡守呈地图,上奏朝廷,说庐、凤一带虽有矿藏,但是皇帝陵寝之地。如开矿会破坏皇陵地脉。于是,制止了宦官借开矿之名而扰民的罪恶行径,庐、凤一带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政暇时,蔡悉开课讲学,一时人文彬彬蔚起。他还为孔庙修复礼乐诸器、经典书籍,受到该郡著名士绅柳张伯等人著文赞颂。任满,迁福建省泉州通判时,汝州士民相送数里,有的甚至泣不成声,如失慈母。

万历三年(1575年),蔡悉赴泉州府履新,任督粮,开仓常例尽革,一郡风动,争先输纳,民播谣诵之。道光《晋江县志·政绩志》说蔡悉清白为官,淡泊官情,“皦然清节,历官少卿,屡荐不起。”

蔡悉为官刚风毅节,忠言直谏,揭露贪官污吏,甚至敢于揭露奸相严嵩余党赵文华紊乱朝纪。当朝首辅宰相张居正挟天子以令诸侯,假借皇帝名义发布诏令,以徇私枉法,群臣敢怒不敢言。

蔡悉不畏权贵,仗义执言,说:“平生治学讲学干什么?不过是为了致君如尧舜圣明,使天下澄清,百姓安宁。士人君子安则荣亲,危则授命。”于是冒死弹劾张居正矫诏夺情(诈称皇帝诏书诏令,违背伦理纲常)等罪,大臣们无不为蔡悉的大胆直谏捏一把冷汗,而蔡悉却置安危于度外,坦荡自如。史书上说蔡悉“弹劾权贵,如高秋一鹗(鱼鹰),揭揭然矫翮云霄间,而俯视群俦,令人胆悸。”

不久,朝廷降旨,免予死罪,贬谪任山东省临清府别驾。但朝臣士人却一致称颂蔡悉的忠勇行为。

蔡悉憎恨贪官,热爱人民,廉洁从政,清操亮节。他自己不贪污,不受贿,不搜刮民财。一生的的确确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处躬清约,食不兼味”,“环堵萧然,比于寒士”,“未尝张采设乐”。

在封建社会,立储君(太子)向来是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大事。但建议立太子风险极大,不合皇上心愿,龙颜一怒,丢官、发配、坐牢、杀头、灭门都是常有。蔡悉忠君爱国,起光禄寺丞后,他敏锐察觉到东宫事关重大,敢于蹈不测之渊,向明神宗请求册立东宫太子,以固国本,以安民心。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蔡悉起服赴京朝见,授南京尚宝玺司卿。进《古本大学解》、《世宗敬一箴解》、《协律箴》、《赞礼箴》,修订礼乐,八音始备。

蔡悉对《大学》研究最透彻,他把几十年来的学习感悟撰写成一本本书来,甚至还给《大学》谱了曲,希望上致君王、下达士子,都能领悟出《大学》的精髓。万历三十八年,早已辞官还乡75岁的蔡悉,还给神宗皇帝呈奏《高皇帝大学实录》和《程子大学生定本》等书,恳请神宗皇帝以“大学之道”来治理国家。表现他不论在朝在野,都时时关注国事。皇上留作御览,优诏赐额 “理学名臣”, 给予蔡悉极高褒奖。

何谓理学?理学又称道学。理学直接承继孔子到孟子的先秦儒家,同时也有选择性的吸收扬弃了道家、玄学、道教以及一些佛教的思想的一种新的思想体系。理学由北宋程颢、程颐建立,南宋朱熹集其大成,受到朝廷的推崇,被钦定为官方的正统哲学思想,构成中国宋末至清代600余年间一直处于统治地位的思想理论。

总之,蔡悉在为官方面,忠君爱民,政绩累累,清操亮节,可与乡贤包拯媲美;在学术方面,他继承弘扬孔孟儒学,发展了程朱的理学,是明朝理学名臣。他以理学观念教化淮西人民的巨大成就,可谓程朱之后又一人。

百德孝为首,万事孝在先。孔子曰:“孝,德之本也。”蔡悉如乡贤包拯一样,对父母至孝至敬。母亲谈安人病,蔡悉疏乞请假,未等皇上恩准,即不顾朝纪追究,马不停蹄星夜兼程回家侍候老母。

不假而归,按规定,应予免职。好在吏部为其开脱:“因母病危,迫不待命驰归,情属可原。”接着,皇上下旨“免究”,以示朝廷体恤人情,推广孝治之意。以后作为谕令,是从蔡悉开始的。

父亲去世,蔡悉移忠作孝,结草庐居父亲墓旁,身卧草席,头枕土块,粗茶淡饭,三年始归。此后,屡以母老乞休,获准后,即在家奉侍老母。

蔡悉晚年在家乡梁园,众学子纷纷恳请老先生开堂讲学,福泽乡里。于是,蔡悉以倡明道学为务,开“大学堂”,以“不自欺”为宗旨,百里之内士人闻之,纷纷投入门下求学问经。有大明“理学儒臣”“理学符卿”“庐郡哲人”“天下一蔡”之誉,入“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境界。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蔡悉在家乡无疾而终,享年80岁。

天启二年(1622年),宰相叶向高、南礼部尚书董其昌等部院大臣交相上疏,请为蔡悉追谥。明熹宗追谥其号“文毅”。并且改税课司舍为供祠,造文毅公祠,高炷香烛,春秋致祭,以彰伟功。合肥原有蔡公祠,在白鹤观内。

《明史·儒林列传》为其立传,以彰其功德。国家大型史书《纲鉴》、清代嘉庆《庐州府志》、光绪《续修庐州府志》、嘉庆《合肥县志》和现代、当代的《安徽人物大辞典》《合肥市志》等史志经典,都为蔡悉立传,皆称其为“理学名流”、“理学名臣”。

清嘉庆《庐州府志》有蔡悉为明隆庆《庐州府志》所作的序文,嘉庆《合肥县志》载蔡悉《重建梁县社学碑记》《新建谯楼记》《庐州府重建医学三皇殿碑记》三篇碑文存世。

蔡悉一生历世宗、穆宗、神宗三朝,历宦在湖广、江苏、浙江、山东、福建、河南、山西等地十七任,为官五十年,可谓“三朝元老”。官至南京吏部主事、尚宝司卿、国子监祭酒,位列九卿之重。尚宝卿的职责是掌管皇帝宝玺、印章、符牌宝物诸事宜,尚宝卿是主管首长;国子监祭酒为国家最高学府的最高长官,从四品。因南京是陪都,是个“空壳子”,既无实职,更无实权,但个人享受的经济待遇(薪俸)却是货真价实的。

蔡悉为人做事,言行举止,堪称典范,世人敬仰之,效法之。他对子孙,也是严加管教,要他们诚信、守法、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淡泊名利,正气行事,轻财重义。为此,他制定《居家十训》《居身十训》,要求蔡氏家家读书人人明理,要求子孙严格遵照执行。这两个《十训》通俗易懂,言简意赅,寓意深刻。在他的教育下,其侄蔡淑逵于明万历十年(1582年)中举,翌年中癸未科进士,官至广西副使。清时,其后裔更有蔡宗齐、蔡于宣、蔡屏藩、蔡世模、蔡卉、蔡理、蔡云鹏、蔡邦烈、蔡邦燮、蔡邦绂、蔡邦魁、蔡家瓒、蔡天球、蔡承云、蔡敦益等一大批进士、举人。如一串靓丽的星辰,辉耀在合肥东乡文苑的上空,璀璨夺目。蔡邦宁(霖),岁贡生,才德兼优,举孝廉方正。其嫡裔孙蔡美可在沙场上英勇作战,顽强不屈,慷慨献身。其孙媳妇李氏,不愿做俘虏,携三子一并投井殉国。此情此景,感人至深!

著述等身

诚如《明史》所言,蔡悉除了仕宦政绩卓著外,还以“理学名臣” “理学名流”学者的身份闻名于世。特别是理学的成就,是蔡悉一生中的闪光点。他恬宦情,摒弃裘马倚丽之习,大半时间在家精研六经,阐明心要。继承儒学,弘扬理学。开大学讲堂,陶淑人心,教化人民。不断笔耕,著作甚丰,七十余种,海内大名家多藏有其书。

见于史籍上记载者,蔡悉所编著的书主要有:《书时彝训》一卷、《程子大学定本》一卷、《大学正宗堂经解》《古本大学解》《大学经传注》二卷、《大学注》一卷、《肃帝敬一箴解》《高皇帝大学实录》《大学语录》一卷、《大明儒学宪章记》四卷、《圣易全经》《圣经行义》四卷、《孝经正传》《程子闻知经》一卷、《颜子见知经》一卷、《圣师年谱》三卷、《教经孝则》一卷、《周易玩占》一卷、《洪范解》一卷、《炯名解》一卷、《雅诗删》《礼庆直指》《赞礼箴》《协律箴》《中庸解》一卷、《孟子传》一卷、《太极图说》《天赐图说》《尊闻经》《学矩》四卷、《庸言》一卷、《蔡子求迩集》三卷、《六字经》《草堂好古集》《迷古五训》《圣谕演六章》《奏议》二卷、《杂著文集》《居家十训》《居身十训》等等。

蔡悉著作宏富,融通百家,简白而有文采,崇儒而不泥儒,为弘扬中华传统儒教做出了巨大贡献,使程朱理学得到发扬光大。

清雍正乙卯年(1735年),提督安徽学政姚三辰巡回庐州府,对生员进行策问:为什么庐郡代产哲人,而宋明为盛?其中一位姓许的生员答道:“必欲于其中较量其最优而可法者,则宋莫如包孝肃,明莫如蔡文毅。”

关于蔡悉的故事多是规劝他人,符合理学家的风格。有这样一个故事:

明朝万历年间,蔡悉告老还乡。途中弟子告诉他,安徽桐城有两个人,一是方龙舒,一是濮亮。这两人经常讲学,传播学问,听闻蔡悉归来,希望较量一下。蔡悉回到合肥没几天,方龙舒和濮亮就来了。两位提出公开“求教”,论学地点在古逍遥津。消息传出,合肥和桐城一带的学子蜂拥而至。

濮亮出场就说:“当今理学已背离了程朱理学的宗旨,而‘心学’更是邪说。”蔡悉拈须微笑道:“既然二位认为‘心学’是邪说,可否请先生为大家讲解一下程朱理学?”方龙舒见蔡悉并未驳斥,于是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围观学子不时发出赞叹之声。

听了两人的见解,蔡悉认为他们虽然有才,却是空谈,不知家国艰辛。等方龙舒讲完,蔡悉走到场中,从程氏兄弟、朱熹到阳明心学,再到自己的为官实践、为学历程,将多家学说熔于一炉,不知不觉讲了两个多时辰。众人被他的学识所折服,更被他的家国情怀所打动。

这事之后,方龙舒和濮亮又羞愧又钦佩,施以大礼,恳求拜在蔡悉门下学习。之后,蔡悉在庐州开始讲学。

蔡悉因高风亮节,与包拯、李鸿章合称“合肥三公”,同葬合肥东郊大兴集,墓地曰“一里三公”。单论学识才华,蔡悉最值得称道的是他对宋明理学的精深研究,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儒家学说,并贯通诸子百家,后世宗之,“当列三公之首而无愧也。”

祠堂祭奠

蔡文毅公祠坐落在合肥东门大街,今淮河路步行街北面,约在十字街东200米。祠有临街门面一栋。大门厅后面是四水合堂、树木荫翳的天井院,天井院后是雄伟的祠堂正厅。神龛上供奉着蔡文毅公高大的牌位。正厅四壁及圆柱上悬挂着明清两朝达官贵人、学者名流题赞蔡悉的诗文楹联。正厅后,又有一栋砖瓦房屋,是祠堂执事办公和休憩之处。再后是、宽广的大花园。园中花木繁茂,生气盎然。

明清两朝和民国时期,各界人士前来瞻仰蔡悉像者,络绎不绝。春秋两季,官府皆举行公祭。

人们来到宽敞、明净的正厅,举目四望,不禁油然而生庄严、肃穆、雅静、宁谧的感觉。厅内礼赞蔡悉的诗文楹联甚丰,作者都是明清两朝显赫官员、文学之士,所以撰写的对联,不仅立意高远,内蕴深邃,而且对仗工整,可供社会人士和蔡氏族人鉴赏。今录三副楹联于后,以飨读者。

述尧舜禹汤文武周孔之绪,阐格致诚正修齐治平之宗。

——袭诚意伯青田受业门人刘世学薰沐顿首敬题。

此楹联是讴歌蔡悉阐明儒家学说的丰功伟绩,他继承儒学并使之发扬光大,是明一代理学名臣。刘世学,浙江青田人,是明朝开国元勋刘基(字伯温)的嫡系后代。他虔诚地投在蔡悉门下,足见蔡悉在文坛与政坛上的崇高地位与声望。

蜀山统接尼山统,淮水源通泗水源。

——赐同进士出身徐州府儒学教授田实发顿首拜题。

此联赞颂蔡悉理学思想与孔子的儒学一脉相承。田实发,合肥人,清朝进士,儒学教授。工诗、文、辞,是著名文学家。

开大学讲堂,陶淑人心,顿使淮河之间,彬彬无殊邹鲁;上高皇实录,匡扶立德,虽在江湖以外,惓惓不忘朝廷。

——经筵讲官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兼刑部尚书郡后学李天馥敬题。

上联赞颂蔡悉研究六经,阐发心要,直接孔孟渊源,以理学教化群生之功德,可与孔孟相提并论,下联讴歌蔡悉忠君爱国之情怀。李天馥,合肥人,其官衔极其显赫,是清朝顺治时的重臣,更是合肥声望极高之士。

从文毅祠的祭祀祝词、仪式和楹联中,充分显示了蔡悉崇高的历史地位,巨大的理学成就,高尚的道德品质和美好的历史声誉。

遗憾的是:在虚无主义和极左思潮的影响下,这座数百年的古文物、古建筑最终则被拆除,荡然无存了,令人扼腕唏嘘!

江北儒林第

明清两朝,民国期间和解放初期,乃至改革开放以来,合肥蔡氏宗亲在欢度新春佳节时,都不忘将“江北儒林第,淮西理学家”十个大字,写在大红纸上,恭恭敬敬地贴在自家大门上,也有的将“江北”与“淮西”四字省略,改书“儒林门第,理学人家”贴在大门上。

蔡氏子孙之所以把这“十字”或“八字”用红纸写成对联张贴在大门上,无非是想利用一年之季在于春的欢乐日子,教育子孙,谨记祖训;勤读诗书,和善为人,立功建业,敦本睦族,光宗耀祖!

“江北”与“淮西”是指地域而言。古之肥邑,今之合肥市也。它地处长江以北,淮河以西,故而有“江北”与“淮西”之说。这里我们不难看出:“江北儒林第,淮西理学家”,是特指合肥蔡氏人家!

“江北儒林第,淮西理学家”与“儒林门第,理学人家”,既是人们对合肥蔡氏家族的誉称,也是合肥蔡氏家族持家睦族、引以为荣的持家准则。

以蔡悉为代表,蔡氏家族在明、清两朝,学政成就卓著,各朝、各代都涌现出大批邑庠生、郡廪生、奉祀生、太学生、乡饮宾、附贡生、国学生等等。儒林之家的很多出色之士,在府、州、厅、县被聘或敕封为儒林郎,例赠、例封、敕赠儒林郎,在各州、府、县担任儒学训导、候补儒学训导、儒学教谕、候补儒学教谕者,比比皆是!

从历次纂修的《蔡氏宗谱》的序文、传、赞和宗约以及居家、居身守则和庭训中,均可以看出,合肥蔡氏被誉为“江北儒林第,淮西理学家”者,是从明朝万历年间起,至天启、崇祯盛行,至清代早、中期到了鼎盛时期。在这漫长岁月里,不仅蔡氏家族上下将“十字”或“八字”作为传世家风和要旨记在心间,张贴在大门上。而且,在肥邑及至省内外,提起“十字”与“八字”,文人墨客、官府仕人都知道是指合肥蔡氏。

“江北儒林第,淮西理学家”的“十字”已经成为合肥蔡氏居家做人、奋勇上进的宗旨和家风。长期以来,蔡氏各支各派的子孙们,以“十字”或“八字”鞭策自己,勤读诗书、提高自己的科学文化素质,以博学多闻,做一个有知识的儒者为荣,以对国家、对人民有贡献而光宗耀祖、振兴门庭而自豪!

(作者王培垠,《肥东县志(1986—2005)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