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三对父子将 大明开国数栋梁

发布时间:2020-03-27 16:06   来源:肥东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字体:【    】

合肥地区流传:“东乡出相,西乡出将”,说明肥东县文臣出得较多。其实这种说法不大确切,肥东县自古以来武将也出了不少,单就明朝初年跟随朱元璋打天下就有一批肥东籍将领,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三对父子将军,即黔国公吴复吴杰父子、漳国公郑用郑亨父子和蔡国公徐用徐忠父子。

此三对父子将军赶上了元末明初改朝换代的历史大时代,子辈参加了燕王朱棣与建文帝争夺皇位的靖难之役。父辈勇猛善战,战功赫赫,低调处世,功成身退。子辈接续努力,或在靖难之役中冲锋陷阵,或在北伐北元蒙古残余势力中再立新功。由于际遇不同,个人能力和性格不同,职场前途和命运也不同。

下面笔者简要评说一下三对父子将军的生平事迹和开国功勋。

一、黔国公吴复吴杰父子

吴复(1321~1383),字伯起,肥东县八斗镇大吴村人。吴复年轻时臂力过人,且有勇有谋,曾力举千斤石磙吓退进村勒索的蒙古鞑子兵。元朝末年,吴复召集乡民结寨自保。后来仰慕朱元璋义军英名,率众到濠州归附了朱元璋。一生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东攻西伐,战功卓著。累功升任为万户、怀远将军、安陆卫指挥使、大都督府佥事、世袭指挥使等。洪武十二年,论功行赏,吴复被封为安陆侯,食禄二千石。洪武十六年,吴复率军攻克墨定苗,镇守普定。十月,金疮病发,死于普定,朝廷追封其为黔国公,谥号威毅,增加食禄五百石,给予世袭的凭证。朱元璋念吴复之功劳,在明初鸡笼山功臣庙中将其排名第十九位。吴复作战勇敢,往往身先士卒,冲锋陷阵,遍体鳞伤。可贵的是他平时谦虚谨慎,从不夸耀自己战功,深得朱元璋信赖,与他结成儿女亲家。吴复死后葬于陈集镇享堂任村凤凰岗,吴复墓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吴杰,生卒年不祥,黔国公吴复长子,嗣封安陆侯。生于军事家庭和战争年代,常随父亲练兵出征。洪武二十八年,违反军纪受处罚,后来在征龙州时,建功自赎。靖难之役时,作为南军将领参加真定之战和白沟河之战等,由于约束不力部队指挥失控,被降为南宁卫指挥使。其后世子孙一再请求恢复爵位,朝廷都没有批准。吴杰从史上记载看,战功不明显,他父亲吴复立下显赫战绩而封安陆侯,可惜爵位在他手上丟了,这让他的后世子孙很痛苦,一直努力恢复爵位而未成功。

二、漳国公郑用郑亨父子

郑用,明初开国功臣,肥东县响导乡唐井村人,生卒年不详,大致生活在元至正、明洪武年间。郑用一生戎马,大多随朱元璋征战四方,常为先锋部队奋勇向前或者独领一军出奇制胜。郑用参加濠州红巾军后,在义军中以机智勇猛著称。曾以三百克敌三千,以少胜多,赢得全城军民的一致赞誉。《光绪金坛县志》记载,郑用在朱元璋义军攻金坛时功劳最大,人称金坛郑用。郑用参与了朱元璋攻战东南和统一天下的几次重要大会战,每战都立大功。如攻占集庆(南京)时郑用率五百人作为右路军边作战边发展队伍,深入敌后,横扫蒋山,力战溧阳,攻陷溧水,再取句容,一路披靡,捷报频传,圆满完成侧翼军事任务,朱元璋甚为满意。征张士诚时郑用配合主力徐达部队设埋伏重创了敌军,活捉了张士诚之弟张士德。战陈友谅时郑用率三万人马设伏狮子山诱敌深入取得优秀战绩。1368年八月初,北伐元朝政权核心大都(北京)时,郑用作为先头部队发起猛烈进攻,生擒元朝监国淮王帖木儿不花和一批官员,为推翻元朝建立大明政权立下大功。郑用在明初所立鸡笼山功臣庙里名列第三十八位,虽有大功,但郑用很低调,无意于功名,向朱元璋辞行,把职位让给儿子郑亨担任。

郑亨(1356年-1434年),郑用之子,袭父职为大兴左卫副千户,后出使漠北,升密云卫指挥佥事。靖难之役时,郑亨率部投降燕王,后随燕王征战立下赫赫战功。相继参加了真定之战、郑村坝之战和白沟河之战等,每战都有新功。燕王攻破南京建立永乐新政权排定功臣次序时,郑亨列第五,升为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加封武安侯,食禄一千五百石,赐铁劵,武安侯爵位一直荫袭至明末。永乐年间,郑亨五次参与北伐蒙古战争,威震北疆,后封为征西前将军。宣德九年(1434年),郑亨死于任上,享年七十九岁,受追封漳国公,谥号忠毅。史载郑亨持重、敦厚,优抚士卒,在军中威望很高!

三、蔡国公徐用徐忠父子

徐用(?-1398),字大用,明初开国功臣,肥东县桥头集镇小郢徐村人。元末天下大乱,徐用聚千人保乡里,自号“长枪总管”。时朱元璋命何左丞领兵驻宣州,徐用率其众归附。以前职从攻徽州,取池州,调守陵阳。1362年,徐用守安庆。1363年,陈友谅兵攻安庆,徐用败之于鄱阳湖,升管军百户调守南昌。1369年,徐用受封昭信校尉。1370年调河南右卫,命世袭前职。洪武七年正月,升为河南左卫副千户,加封武略将军管军副千户。洪武十七年以年老乞退,以其子徐忠袭职。洪武三十一年病卒,追赠蔡国公。明正德五年(1510年),其灵柩移迁至家乡肥东县撮镇安葬。

徐忠(1362年-1413年),字仲达,徐用次子,明朝靖难名将。徐忠早年历任河南卫副千户、济阳卫指挥佥事,镇守开平。靖难之役时,徐忠率部投降燕王,屡立战功,先后参加滦河之战、郑村坝之战和白沟河之战等,郑村坝之战时,燕王以徐忠骁勇善战而作为前军,徐忠不负众望击败南军统帅李景隆。白沟河之战,徐忠手指被流矢射中,徐忠用快刀斩断手指后继续指挥战斗,恰被督查的燕王朱棣瞧见,朱棣赞叹“徐忠真壮士也”,军中皆呼“九指神将”。明成祖在排定靖难功臣次序时定徐忠为第十一位,升为前军都督府左都督,加封永康侯,赐铁劵,永康侯爵位一直恩袭子孙后代,直至明朝灭亡。永乐年间,皇帝因徐忠老成持重,接人谦恭和气,命其留守南京辅佐太子监国。永乐十一年(1413年),徐忠病逝,明成祖闻讯,辍朝一日,命有司治丧。追封徐忠为蔡国公,谥号忠烈。葬于江宁县安德乡长冈之原。

综上所述大致是吴复等三对父子将军生平事迹材料,其实在元末明初在肥东还有像他们这样的军事将领,笔者虽没详加考证,但也听闻有很多史志或谱书记载。因为肥东大地自古人杰地灵,人才辈出。不仅有科举出身的三对父子进士即包令仪包拯父子、昂绍善昂天曾父子和李文安李鸿章父子,而且将星云集,特别是在元末明初动乱年代,揭竿而起参加起义队伍的将领前呼后应,为建立大明王朝立下汗马功劳。如撮镇张德胜,六家畈兄弟将军吴良、吴祯,张集戈豫,马集马士龙,王铁“西北王”宋晟,牌坊女真将军完颜佩等,他们都参加了朱元璋起义军,并且立有大功。有的将领后代至今生活在肥东乡下,建有祠堂记述其显赫战功。

肥东历史上名将众多,这三对父子将军只是其中代表。那么我们从他们的人生轨迹上,可以看出有哪些特点,或者说对后世有哪些启发呢?笔者认为,肥东这三对父子将军作为大明王朝开国栋梁,相同的优点是个人努力,人品优秀;不同之处在于职场选择有差别,命运反差也较大。综合比较说,有这么几点启示:

第一,成功是靠奋斗出来的。在元末明初改朝换代动乱之世,吴复、郑用、徐用都是参加了义军,立下无数战功,浑身带伤,深得义军首领信任。吴复、郑用在鸡笼山功臣庙里皆榜上有名。郑亨、徐忠是靖难之役功臣,分别排第五、十一位,郑亨还多次参加北伐蒙古的战争。如果没有赫赫战功,很难想象他们会受封爵位的,就是死后追封公爵也是对其生前战功的表彰和肯定。吴杰靠恩赐年纪轻轻就袭了安陆侯爵位,奋斗的动力不足,后期没有进步。而郑亨、徐忠承袭的只是副千户,职位低而奋斗提升有动力,经过靖难之役洗礼,都立下大功升为侯爵。唯奋斗不息才能进步不止,成功是不能依仗赏赐的。

第二,福报是靠厚道涵养的。史载吴复临阵奋发,冲犯矢石,作战勇敢,但平居恂恂,口不言征伐之事。这种低调务实作风在朱元璋手下将领中是难得的。郑用、徐用更是低调处事,明初政权建立后提前退隐乡下,毫不留念职位,因而也没受到猜忌诛杀。郑亨、徐忠虽有大功,却也谦恭和气,优抚士卒,在军中口碑很好。史载,吴复、郑亨去世后,其家人及部将还有殉葬或陪葬的,可见其做人及威望之高。他们这些谦恭厚道的品质终有福报,在明初洪武朝清理功臣特别是骄兵悍将时没受到牵连,基本上都得善终。

第三,职场是要选择方向的。在元末明初大动乱中,有枪便是草头王,群雄并起,逐鹿天下,谁能获得最终胜利,这不是能立马分晓的。吴复、郑用、徐用选择跟随朱元璋,就是选择了成功的方向。朱元璋在各支义军中不是最强的,强不如陈友谅,也不是最富的,富不如张士诚,但是他这支队伍军纪严明凝聚人心,逐渐由弱变强,能做到逆袭。郑亨、徐忠选择了靖难之役开始时还弱势的燕王,也是眼光独到。建文帝一再决策失误用人不当,逐步丧失自己优势也丧失信心,而燕王谋划精良,稳打稳扎,逐步扭转局面。他们投奔燕王,与其患难中相处必然得到重用。相反,吴杰始终不渝地站在南军一方,等到北军胜利了,他没受到处罚就不错了,还幻想恢复失去的爵位,太难了!这就是吴杰子孙苦苦哀求而不得成功的原因,因为吴杰站错了队伍。

第四,成败也有幸运成分。吴杰虽然在靖难之役中没有站在最终胜利的北军一方,影响了仕途进步。但这或多或少也有不幸运成分,白沟河之战、夹河之战和藁城之战,吴杰所处南军处于优势,即将围剿北军取得胜利时,突然刮起猛烈的狂风吹乱了南军的部署,几次都让北军死里逃生,得以缓解压力后卷土重来。连燕王朱棣也迷信这是天命所归,更加坚定了他造反的信心和决心。北军越战越有胆气,南军越战越没信心。如果没有老天帮忙,则北军必败,那么吴杰作为南军将领将功成名就了。

文已至此也就差不多了,但总觉得意犹未尽。参照司马迁写史常有“太史公曰”评论之类的旧例,笔者也想作些许表达。笔者曰,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吴复等三对父子将军身上兼具英勇奋斗的精神和谦虚谨慎的品质,是我们优秀的乡贤文化内涵,值得学习借鉴。把握机遇做好职场选择也值得我们深思。至于人生幸运几何?可遇而不可求也。

(方志山编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