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卓识数吴璠

发布时间:2020-09-02 09:32   来源:肥东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字体:【    】

六家畈吴家在明初荣耀炫然之后,又落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直至清朝末年李鸿章创办的淮军兴起,吴毓芬、吴毓兰兄弟因战功封官晋爵,同时带领一帮家乡子弟跨入庙堂,六家畈才真正进入鼎盛之世,而造就吴毓芬、吴毓兰等兄弟文武全才的导师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父亲——吴璠。这是一位有远见卓识的人。

吴璠(公元1799-1869)又名文焕,字倬章,号蕴堂,生于家境殷实之家。吴璠的祖父吴钟,以商贸起家,资产丰厚。他轻财好施,临终之前将外人欠他的数万金债券付之一炬。乡人感念他,称他为“毅斋先生”。吴璠的父亲吴之骥,也是一位很有见识,受人尊重的宗族长、乡绅。吴璠去世后,吴毓芬、吴敏兰兄弟派吴毓芬的长子,时任江苏知县吴兆楣专程持行状前往苏州,请求当时的名人何绍基题写墓志铭。

何绍基(公元1799-1873年),字子贞,号东洲,湖南道州(今道县)人,道光十六年(1836)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国史馆总纂,后充广东乡试考官,提督,视学浙江,擢四川学政,晚年主山东泺源,长沙城南,苏州扬州诸学院,提携后进很多,博览群书,是清代著名的教育家、诗人、书法家。据《清稗类抄》“子贞平生轻武夫,虽巨金求之不与……”,而吴家“乃以武功竟爽,火亘赫一时”,何绍基此时已70多岁,而愿意为吴璠写墓志,应当是为吴璠的教育理念和教子有方而感动,欣然命笔的,此时何绍基已至晚年(因为写完此墓志铭后三年即去世了),但此书作真力弥漫,已臻化境,通篇神定气闲,足见其真功夫。

我们现在所知的吴璠,正是从何绍基所书的流传在世的吴璠墓志铭拓书中获知的:

吴璠很小就是一个聪慧诚实的孩子,读书以“师事范琴楼先生,得修身之要”,他遇事内省不苟言笑,小时读书很勤奋,一天要读2000多字的书,博览强记。他以太学生的身份多次参加乡试但都未遂心愿。从此他放弃了科举应试,在家中专心服侍生病的父亲,同时认真阅读家中的数千卷藏书,校订点勘,一字之误,必考证之。用于抄写的纸堆起来有一人多高;作诗先学白居易,再学王维、孟浩然,清矫淡远,脱尽尘俗;他特别喜欢旅游,足迹遍布安徽、河南、河北、山东、陕西等地,所见所闻均有诗词吟诵。他还在家乡建造“未园”,与有名望的老者诗词唱和。吴璠还将他的诗词结集印刷,取名《未园诗集》。可惜毁于兵火。他的儿孙们搜集了散存的遗稿仅有100多篇而已。

吴璠很有公德心,见义勇为,道光辛卯(公元1831年)发大水,庐州知府刘公煜请他主持合肥东乡的赈灾事务。在吴氏宗族内,他忠实地秉公办事,数十年间宗族间未发生诉讼官司。在地方上享有崇高的威望。人们称赞他具有汉末品德高尚的刘子相,王颜方的风范。有一次,他在街市里遇见缉查私盐的队伍有100多人,个个手执长矛大刀,杀气腾腾,因而感叹道:“天下将会发生事变”。从此以后,他在教育子弟们的经、史、子、集等儒家经典之外,同时增加如何带兵布阵的军事知识,以备应变。

自从李鸿章创建淮军以来,长子吴毓芬由廪生身份带兵江苏,因功获得道员的身份加按擦使级别,赐“御勇巴图鲁”称号,赏戴孔雀翎;次子吴毓芳由进士身份而任命为甘肃知县,又以军功升职同知,可惜未及上任而病逝;三子吴毓蘅以廪生身份率领团练和太平军拼杀战死;四子吴毓兰率领军队围剿捻军而获得布政使级别,记名“简用道”,赏戴孔雀翎。一家四子全都是因武功获得功名,一时间声威昭著,轰动地方,和同是合肥东乡的李鸿章一家相辉映,可谓奇特啊!

每每有儿孙辈的从军打仗,吴璠都谆谆教诲他们,千万不要邀功妄杀,有孩子打胜仗的消息传来,见到登门道贺的人却面露愁容说道:“一次胜仗要死很多人,有什么值得祝贺的?”长子吴毓芬收复浙江嘉善县城,投降的俘虏有数万人,这些俘虏都感谢吴毓芬的不杀之恩。吴璠此时正好去江苏儿子处休养,那些降将都先后不断地以祝寿之名送来金钱,吴璠全部拒绝不收。四子毓兰在扬州驻军,吴璠勉励他说:“扬州地当要冲,贼所必争,时时要像贼寇来袭一样,不可一日忘记戒备。”后来果如其言,有剽悍骑兵数千人突然袭击扬州,有备的吴毓兰迎头截击,在这场战役中,生擒捻军头领赖文光。东捻终于被消灭了。何绍基评价吴璠很有见地:他以仁爱之心为本体,冷静全面地观察、衡量时务,虽然不是“亲冒矢石”,但和亲临前线的人有什么不同?不是一样在为国家治乱效力吗!

吴璠去世后,清政府依例浩封他为通议大夫晋资政大夫、文林郎。

(王盛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