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

发布时间:2017-08-22 11:07   
字体:【    】

  李鸿章(1823—1901),又名章铜,字子黻,又字渐甫,号少荃,又号仪斋,晚年自号仪叟。磨店乡群治村人。李鸿章祖上原姓许,因舅家李姓无嗣,李鸿章八世祖迎溪遂兼祧许、李二姓。
  李鸿章少年顽皮,喜养雀,稍长颖悟过人。六岁始师堂兄李少岚就读,后从当地名儒周先生攻读四书五经;十八九岁便成了府学廪生。道光甲辰(1844年)开科,鸿章参加顺天乡试,中第84名举人;道光乙巳年(1845)至京,其父把他举荐给曾国藩,曾见其英俊聪慧,能倒背《春秋》,大爱之,授以义理经世之举;道光丁未年(1847)会试,鸿章应试中第25名进士,殿试二甲,朝考一等,授翰林院庶士,时与郭嵩涛、沈葆祯、李宗羲被称为“丁未四君子”。
咸丰三年(1853)六月,皖抚命鸿章率领合肥团练八百及练勇一千五百人协守东关,招集当地练勇抵御,于裕溪口打败太平军,是其建立战功之始,赏六品顶戴,戴兰翎。
  咸丰四年元月,太平军结集和州、含山,皖抚福济又命鸿章率领团练配合副都统忠泰,会同庐凤、张光第分攻,是年克复含山,受赏知府衔,换戴花翎。
  咸丰五年五月,太平军忽至巢县柘皋,和春拨黑龙江马队五百名、川勇五百名归鸿章统领解柘皋之围。十月,率团练协助总兵郑国魁攻克了庐州府,奉旨记名以道府使用。
  咸丰六年,协助郑国魁攻占潜山、巢县、无为、和州等城后,赏加按察使衔。八年十二月鸿章至江西进见曾国藩,留军营草拟文稿、奏章,襄办营务。
  同治元年(1862),鸿章募淮勇6500人,挑选旧部将刘铭传、周盛波、张树声、吴长庆,先编为四营,曾国藩又把自己的亲兵营和曾国荃统领的一个营,计3000人,拨鸿章统之,并派曾军将程学启、湘军将郭松林、霆军将杨鼎勋帮助训练。二月,在安庆检阅淮勇,正式成立淮军。三月,鸿章租外轮八艘,由英舰护航,率首批淮军从安庆出发赴沪。
鸿章至沪,中外诸军皆归指挥,但“深以中国军器远逊外洋为耻,日戒谕将士虚心忍辱,须学得西人一二秘法”。他一面向英法购置武器,雇用外国军官担任各营教习,一面又招募外国工匠,设置制炮局,从香港购买制炮器具,制造开花炮等武器弹药。四月,清政府任鸿章为江苏巡抚。是月,太平军进兵扬州,清政府命鸿章率部往镇江与将军都兴阿会师阻击。鸿章虽有君命,仍上书直陈军情,不愿离开上海。六月底,清廷再次催促“赴镇江助攻江宁”。鸿章怕失上海江海关税和江浙苏等省厘捐饷源,请求待沪事布置就绪,再移师镇江。清廷允许缓去。八月,太平天国慕王谭绍光自苏州集结十数万攻北新泾防营,再次危及上海。鸿章亲督上海军挡其前锋,策骑绕道,前后夹击,致太平军败走嘉定。当太平军连营于四江口、三江口时,鸿章分兵三路围剿,自晨至暮,亲自督战,打死太平军不可胜数。沪防三次解围,授鸿章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同治二年正月,鸿章兼署五口通商大臣以“上海、广东两口交涉事件较多,势不能以八旗学生兼顾”为由,在上海奏设外国语言文字学馆,聘请中外教习,考选江浙十四岁以下文童及年青小官吏入学,充当通商督抚衙门及海关监督翻译官,是为鸿章创办洋务之始。是年二月,命潘鼎新、刘铭传驰援,收复太仓,攻占昆山,屠杀太平军三万余人,生擒七千。十月,鸿章亲自视师,炮毁苏州长城石垒。郜云宽等密降,鸿章采纳程学启密谋,令斩李秀成、谭绍光。李秀成见内部有变,连夜出城,郜云宽杀害谭绍光,开门投降。后又诛“八王”,搜斩太平军二千余人。鸿章自上海誓师,至克苏州,此为东征第一大捷,亦为同治中兴第一转机,赏加鸿章太子少保衔,赏穿黄马褂。十二月,聘请英人马格里主办苏州炮局,提议创立天津招商局。
  同治三年正月,鸿章命郭松林等水陆各军克溧阳,打败刘王、襄王。二月,分军出境助平“浙乱”。三月,自领鹤章、昭庆、黄翼升、郑国魁水陆军抵沙山,万余太平军被追逐于三河口浮桥争道奔走,浮桥断,尸积水不流。是月,鸿章挥军登常州城,守将陈坤书督师巷战被俘,数万太平军被杀,清廷赏鸿章骑都尉世职。时当太平天国攻占漳州,府城势危,谕旨饬鸿章抽拔炮队援闽,遂遣福建陆路提督郭松林,遇缺题奏提督杨鼎勋率军八千人,由上海水路至厦门登岸。同月,鸿章由于统领中外水陆各军从上海转战而进,连克苏常府县,并派兵出境攻拔嘉兴等处,加恩锡封一等伯爵,赏戴双眼花翎,寻赐伯号肃毅。是年七月,令潘鼎新水陆军进攻湖州;又命郭松林、杨鼎勋分道进逼漳南,迫使太平军残部转入江西。至此,江浙太平军被镇压下去。同年,鸿章在苏州设立制炮局。
  同治六年正月,刘铭传部在湖北尹隆河战役中被捻军击溃,二月,周盛波在安徽太湖被捻军打败。四月,东捻由湖北进入河南,五月渡过运河,直奔山东,济南戒严。此时,慈禧甚为不满,命鸿章戴罪立功,速赴山东镇压。鸿章至济宁命刘铭传、潘鼎新在胶莱河南北二百八十余里筑长墙,会同豫军、东军分段把守,准备把东捻围困在登州、莱州一带。七月,捻军由海神庙渡过三潍河,胶莱河防溃败。八月,慈禧太后震怒,旨谕“李鸿章、潘鼎新交部议处”。随后,乃令刘铭传、郭松林、杨鼎勋三军往返追击。十月,追至赣榆,鸿章用二万两白银收买东捻潘贵升,枪杀任柱于阵,斩获三万,平东捻。赏鸿章加一骑都尉世职。是年,鸿章将苏州炮局迁至南京,改名金陵机器局,专制枪炮,供应淮军军火,提供大沽炮台大炮。
  同治七年正月,西捻张宗禹由山西吉州踹水北进,直逼畿辅,京师大震。清廷屡命鸿章速令刘铭传各军入援。西捻进入衡水、定州,鸿章又被拔去双眼花翎,剥夺黄马褂,革去骑都尉世职。二月,鸿章统领盛军北上,进驻德州,在安平、饶阳打败西捻。但另一支西捻逼近天津,鸿章下部议处,限一月之期消灭之。鸿章命令郭松林、潘鼎新两军掘开沧州往南的捷地坝,放运河水进入减河,并在减河东筑长墙切断进攻天津之路。五月,鸿章乘黄河汛期缩地圈围,在德州杨丁庄、商河打败西捻,张宗禹率部奔走济阳,被围困黄河运河之间,不久解散数万,被擒斩无数。西捻平,赏还鸿章双眼花翎、黄马褂、骑都尉世职,加太子太保衔。
  同治九年二月,甘肃回民起义大胜,慈禧震怒。命鸿章暂缓入黔,亲率淮军四十营,先往陕西督办军务。起义平息。是时,值天津教堂滋事,引起事端。法国借口仇教,联合英、美、俄、法、比、西共七国向清廷抗议,廷议促鸿章酌带郭松林等军克日起程,由陕入直,移师天津,密筹防卫,并命重新修建,加固大沽口炮台,添置德国新式巨炮,增建平炮台三座,重整三岔口水师和炮台。八月,调任直隶总督,兼任北洋通商事务大臣。
  同治十一年六月,授英武殿大学士。是年,鸿章在上海创办轮船招商局,官督商办。
  光绪三年(1877)八月,鸿章奏准清廷,将镇江米市迁至芜湖。四年,设立天津邮政总局,又在天津招集商股一百二十万两,设立开平矿务局。后来发现煤质甚佳,便购买外国机器,采用新法开矿。
  光绪六年七月,清政府创办海军,鸿章在天津奏立北洋水师学堂,聘请英、俄水师官兵在津沽会考水师学堂学生,使将校尽取诸生中。又于天津创办北洋电报学堂,培养电信技术员,并奏设南北洋电信线,从天津沿运河南下抵镇江、达上海,长约三千里;在紫竹林、大沽口、济宁、镇江、苏州、上海等处设立电报分局。十余年有较大发展。同年,鸿章在上海设立机器织布局。
  光绪七年九月,开平矿务局修筑津榆(唐山至胥各庄)铁路。
光绪十年,法军侵略越南,鸿章与法国总兵福禄诺(后升司令)在天津私订《天津简明条约》(简称《李福条约》)。十月,慈禧五十寿辰,赐鸿章御书“揆元经体”匾额,仍授文华殿大学士。是年,重修包公祠,费银二千八百两,自撰《碑记》,勒石于祠东。
  光绪十一年四月,鸿章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签订有关朝鲜事务的《天津条约》。六月,鸿章以全权代表与法国公使巴特纳于天津商订《中法新约》(即《中法越南条约》,又称《李巴条约》)。九月,清政府设立海军衙门,命醇亲王奕譞为总理大臣,庆郡王奕劻和鸿章为会办大臣,鸿章掌握实权。
  光绪十二年,以全权大臣定法国通商滇越边界章程。
  光绪十三年,会订葡萄牙通商之约;在黑龙江开办漠河金矿;在天津设立宝津局,用机器制作货币。
  光绪十四年,将北洋海军扩建为北洋舰队,在旅顺建设船坞,建置库厂,分筑炮台;在威海南北各口筑炮台十余座,命海军提督丁汝昌统率全队,周历南北印度各海面练习风涛阵技,同时招集商股借外债和官款,修筑津沽铁路。
  光绪十六年,派郑观应等在上海正式成立机器织布局。
  光绪十九年正月,鸿章七十寿辰。慈禧太后御书“调鼎凝厘”匾额,“栋梁华夏资良辅,带励河山锡大年”对联,“益寿”字,赐蟠桃图、无量佛诸珍物;光绪帝御书“钧衡笃祜”匾额,“圭卤恩荣方召望,鼎钟勋勚富文年”对联,“福寿”字,赐无量佛诸珍物,盛况以传中外。
  二十年正月,慈禧太后六旬,赏鸿章戴三眼花翎。五月,朝鲜东学党农民起义军进攻汉城。六月四日,清政府敕叶志超、聂士成率淮军助朝镇压。日本政府以为发动战争时机已到,六月派出大批陆军从仁川登陆。鸿章命卫汝贵等进军朝鲜,中日开战。至八月十八日黄海战败后,翰林院联名列举罪状,奏劾鸿章:“倭来船则放之……”外间并有传闻,李鸿章有银数百万,寄存日本茶山煤矿公司。八月拔去鸿章三眼花翎,摘去黄马褂。十月,日军进攻大连湾炮台,丁汝昌请率海军支援,鸿章不允。旅顺被占,鸿章革职留任,摘去顶戴。
  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十八,日军占领威海卫、刘公岛,北洋海军全部覆没。二月,清政府赏还鸿章翎顶、黄马褂,开复革留处分,授以全权大臣往日本议和。二十三日抵马关,与日本全权大臣伊藤博文、陆奥宗光开议。二十八日,鸿章在第三次谈判归途中遇刺,手枪击中面部颧骨,血满袍服。清廷闻之,传旨慰劳,命为头等全权大臣,偃卧密授事机,又命其长子、参赞李经方为全权大臣,出面办理议约。三月二十三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自此,回至天津,称病不出。次年四月初,俄皇尼古拉二世举行加冕礼式,特命鸿章为头等钦差大臣前往致贺,兼游欧美各国。上念鸿章垂老远行,国威新挫,赏其经方、经述随即出使侍奉。
  光绪二十二年正月,由京出发抵彼得堡,向俄皇递呈国书,代光绪帝遥馈头等第一双龙金宝星等物。尼古拉二世对鸿章亦优厚备至,赠宝星一枚等物,拨专款三百万卢布作为铁路“租借交涉特殊用之基金。”四月仰承慈禧太后意旨,与俄外交大臣、财政大臣在彼得堡秘密签订《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即《中俄密约》。五月,鸿章自俄入德境,次日,德皇召见,盛宴相待,并观看德军操演,参观来复厂、司坦丁制造厂;延请德医用X光检查面部枪弹(一颗子弹仍存在左目之下),登访前相俾士麦,还留影题字。至荷兰,朝见王太妃及女幼主,赠送古瓷瓶等物,王太妃贻鸿章金狮大十字宝星。至比利时首都,往观克革烈枪炮公司。至法国巴黎。抵英,朝见维多利亚女王,赠珍物。女王亦赠鸿章维多利亚头等大十字宝星。同时参观英国海军舰队,造船厂、水雷厂、钢厂、邮电局、福赐大桥,观看炮兵操练和试放快炮,向戈登像献花圈,拜访格兰斯顿,访问史蒂文森故居。七月抵美国纽约,向总统递呈国书,谒格兰德总统墓,访问议院。后往加拿大。八月乘美国之船回国。九月抵京复命。二十三年充武英殿总裁,赏给头等第二大带、双龙宝星稽查。二十四年八月,以外国交涉事,诏命鸿章“毋庸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九月命山东查勘黄河工程。
  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运动兴起。鸿章奉命从广东行至上海,命提督梅东益等搜捕直隶义和团。七月,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义和团和旗兵在宫门外联合抵抗。八月,慈禧太后、光绪帝仓惶出逃。各国公使提出《议和大纲》十二条,强迫清政府接受。鸿章力与辩论,经过千磨百折,竭尽心力,相持历岁,才定和约。
  光绪二十七年(1901)七月,和议成,八国联军撤退,鸿章力请皇太后、光绪帝回京。鸿章奏旨新政,设政务处,任督办政务大臣,施署总理外务部事务。庆亲王、总理外务大臣奕劻和鸿章代表清政府与十一国(德、英、俄、法、日、美、意、奥、西、比、荷)驻华公使签订《辛丑条约》。是年,鸿章忧郁焦急,“肝疾增剧,时有盛怒,或如病狂”,至七月,骤发咯血不起。九月二十七日午时卒于京师贤良寺,终年七十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