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肥东三贤 悟三好人生

发布时间:2019-07-24 10:34   来源:肥东县政府办公室 
字体:【    】

肥东县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数历史文化名人,有三位先贤不可或缺,他们恰好也葬于同一地域,即葬于合肥市瑶海区大兴集(原属肥东县)塔陵园的“一里三公”,分别是北宋名臣包孝肃公包拯、明代理学名臣蔡文毅公蔡悉和清代洋务运动及淮军领袖李文忠公李鸿章。

笔者出于敬仰之心曾赴大兴塔陵瞻仰“一里三公”塑像,三位先贤功名卓著,令人肃然起敬!略有遗憾的是把理学名臣蔡悉塑像误塑成了武将之像(据说当初是按照明初开国功勋肥东籍大将张德胜之貌塑像的),而且塑像排列有误,蔡悉应排在包拯之左,李鸿章应排在右首(以左为尊,蔡悉年代早于李鸿章,而且他的后人蔡邦甸乃是李鸿章最为尊重的老师),实际塑像排列正好颠倒了。

且不说塑像问题,翻阅史料看看三位先贤事迹,尤感敬佩!三位先贤都是进士出身,少年立志,科举成功;中年奋斗,政绩斐然;晚年仍然不忘初心,忧国忧民!尤其是李文忠公李鸿章晚年忧愤而死,折辱于据理力争的谈判桌,而“国人以卖国贼论之,冤莫大焉”!

从三位先贤的生平事迹看,各有千秋。包拯忠孝清廉,垂范后世;蔡悉学以致用,用以笃学;李鸿章灵活运筹,干事成事。分别在做人、做学问和做事等方面给了后世很好的启迪和教育。

下面从做人、做学问、做事等不同角度评说一下肥东三贤。

一、 包拯做人垂范后世

包拯(999~1062年),北宋名臣,出生于肥东县包公镇,1027年中进士及第,1037年居家守孝十年后始入仕途,先后在天长、端州、瀛洲、扬州、庐州、池州等地方任职,政绩突出口碑很好,被调入京城任开封府尹(属于重用,此要害职位一般由皇族担任,如宋太宗赵光义就任过),最后官至枢密副使,进入宰辅之列。

包拯的为人,当时就流传有“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的赞誉。包拯性情严峻刚正,憎恶办事小吏苟杂刻薄,务求忠诚厚道。他跟人交往不随意附和,不以巧言令色取悦人,平常很少有私人信件,与朋友、亲戚来往也少。虽然地位高贵,穿的衣服、用的器物、吃的饮食跟当百姓时一样。包氏家训:“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者,非吾子孙。仰珙刊石,竖于堂层东壁,以诏后世。”时人也称其“有凛然不可夺之节”,“有所关白,喜面折辱人”,据此可见,包拯的为人已清正刚直得近乎执拗,甚至还有些不近人情,然而,这也正是他与一些庸吏的根本不同。包拯在朝廷为人刚强坚毅,贵戚宦官因此而大为收敛,听说的人都很害怕他。按旧规矩,凡是诉讼都不能直接到官署递交状子。包拯打开官署正门,使告状的人能够到跟前陈述是非,办事小吏因此不敢欺瞒。朝中官员和势家望族私筑园林楼榭,侵占了惠民河,因而使河道堵塞不通,正逢京城发大水,包拯于是将那些园林楼榭全部毁掉。有人拿着地券虚报自己的田地数,包拯都严格地加以检验,上奏弹劾弄虚作假的人。包拯严于律己,注重个人作风建设。23岁时,包拯受到出知庐州的刘筠嘉许,声名大盛,家乡有一豪富曾邀请他赴宴叙谈,一位李姓同学欣然欲往,而包拯却严肃地说:“彼富人也,吾徒异日或守乡郡,今妄与之交,岂不为他日累乎。”可见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不该去的宴请场所坚决不去。概括地说,包拯做人,对自己对亲戚朋友要求严格不徇私情,对属下官员对同僚讲规矩守纪律重品行,对老百姓平易近人办事讲效率。是忠于职守的好官员,是千百年来少有的廉政典范,是百姓期盼的“包青天”。

二、 蔡悉理学四海咸从

蔡悉(1536~1615年),明代嘉靖、隆庆、万历朝理学名臣,王阳明之再传弟子,肥东县梁园镇蔡家岗人。1559年己未科进士,累任明朝湖广、两江、山东、福建、河南等地的地方官,最后任至南京尚宝司卿和国子监祭酒,位列九卿之重,正史为其列传以彰其功德。1601年,蔡悉辞去所有官职,从此安心在家乡讲学、著书。他在合肥城内建立大学堂,以“毋自欺”为宗旨,教授四方,海内学者咸从,被尊为“淮西夫子”。1615年正月27日,蔡悉病逝,享年80岁。明神宗万历皇帝赐额“理学名臣”,谥“文毅”,奉旨敕建蔡文毅公祠,有司春秋致祭。蔡文毅公生平最值得颂扬的是他对宋明理学的深入而精到的研究,他融会贯通诸子百家之学,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儒家学说。后世公认在合肥东郊“一里三公”之中,蔡文毅公的学识才华,“当列三公之首而无愧也”。蔡悉平生以贯彻理学为己任,著有《孔子年谱》、《儒学宪章记》、《颜子见知经》、《书畴彝训》、《高帝大学实录》、《程子大学定本》等著作70余种,史家评论其著作宏富,融通百家,简白而有文采,崇儒而不泥儒,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儒学,是一代著名的理学家。

据合肥及肥东一带老人传说,旧时合肥蔡氏家族风俗,过新年时候,家家户户通用一幅对联,“江北儒林门第,淮西理学名家”。此俗,如今已不多见,但可推想到蔡家理学之门风。蔡悉是著名的理学家,常常以理服人,关于他的故事也多为规劝他人,这也符合蔡悉的个人风格。据说蔡悉告老还乡途中弟子就告诉他,安徽桐城有两人,即方龙舒和濮亮,他们经常讲学,传播学问,听闻蔡悉归来,希望较量一下。蔡悉回到合肥没几天,果然他们就来了。两位提出公开“求教”,论学地点在古逍遥津。消息传出,合肥和桐城一带的学子蜂拥而至。濮亮出场就说:“当今理学已背离了程朱理学的宗旨,而‘心学’更是邪说。”蔡悉拈须微笑道:“既然二位认为‘心学’是邪说,可否请先生为大家讲解一下程朱理学?”方龙舒见蔡悉并未驳斥,于是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围观学子不时发出赞叹之声。听了两人的见解,蔡悉认为他们虽然有才,却是空谈,不知家国艰辛。等方龙舒讲完,蔡悉走到场中,从程氏兄弟、朱熹到阳明心学,再到自己的为官实践、为学历程,将多家学说熔于一炉,不知不觉讲了两个多时辰。众人被他的学识所折服,更被他的家国情怀所打动。这让方龙舒和濮亮又羞愧又钦佩,施以大礼,恳求拜在蔡悉门下学习。之后,蔡悉在庐州一带开始讲学。清雍正乙卯年(1735年),提督安徽学政的姚三辰巡视庐州府,对生员进行策问,题目是:为什么庐郡代产哲人,而宋明为盛?其中一位姓许的生员答道:“必欲于其中较量其最优而可法者,则宋莫如包孝肃,明莫如蔡文毅。”能与包拯相提并论,这或许是对蔡悉最好的评价。

三、 李鸿章灵活运筹,做事成事

李鸿章(1823~1901年),晚清重臣,肥东县原磨店乡人(现划归合肥新站区),洋务运动领袖,淮军和北洋水师创始人。1847年中进士,入翰林院任庶吉士,后投笔从戎,参加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先后在地方任过江苏巡抚、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等职,官至东宫三师、文华殿大学士、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因代表清政府与西方列强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而背卖国之骂名。特别是《马关条约》和《辛丑条约》的签订,让李鸿章忍辱负重,心力憔悴!《辛丑条约》签订后,李鸿章一病不起,在孤苦、愤懑中走完了人生。李鸿章一向志向高远,“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这是他年轻时的誓言。他立志做史上留名的人,他也是用一生的努力在改变历史。李鸿章是个非常务实的人,做事干炼,方法灵活。无论是练兵,还是办洋务,他都能很好的谋划推进,克服重重困难,干成了许多大事难事。

关于李鸿章的研究文章很多,不想赘述。在这里仅举修铁路的例子来说明他干事成事的灵活和执着。修铁路虽好,但李鸿章等了17年之久!1872年,李鸿章正式向恭亲王提出修铁路的想法。恭亲王虽然赞成,但想到提出来的阻力太大,朝堂上干脆不提了。恭亲王不提,李鸿章却提了,遭到一片反对之声,说他是汉奸,修铁路放炮架桥,惊动山神河神,神仙都得罪了谁来保佑大清的社稷?李鸿章说铁路修到哪,哪就有利益,经济会发达,保守派们抨击修铁路让人心变坏,“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破坏淳朴的民风。更有人说铁路修好了,男男女女挤在闷罐子里,干出什么事来有伤风化等等,说什么的都有!在朝堂上碰了一鼻子灰,李鸿章还是不死心。1880年,他决定私自修铁路,他借北洋水师舰船需要拉煤为由,修了一段9.8公里长的铁路。李鸿章清楚,欲速则不达,“铁路”是新鲜事儿,在上书朝廷时,他故意说是修了一条新马路,并且不用蒸汽机,而是用马来拉火车皮慢慢的行走,朝廷也就没有在意。用马来拉火车皮,想想都觉得荒诞。当时负责修铁路的英国工程师见此情景,以为是中国买不起蒸汽机,正好唐山煤矿有个废弃锅炉,就改造成了蒸汽机,用在了铁路上。试行那天,火车拉了整整一车皮煤,“轰隆轰隆”的声音响彻沿线,不知道的人吓的魂飞魄散,以为是妖怪,就报告给了朝廷。朝廷知道后就让李鸿章拆毁。李鸿章很为难,他变通了一下,仅仅是把蒸汽机拆了,又改用马来拉车皮运煤。1883年,中法战争吃紧,李鸿章上书朝廷,称马儿运煤不够用,希望用蒸汽机拉煤,朝廷虽同意了,但要求战事结束后就得停用。想想看,铁路修好用火车是多么利国利民的事,但是在当时阻力就有这么大!1884年醇亲王奕環担任海军衙门大臣后,李鸿章认为这是个机会,就策划着怎样说服奕環,李鸿章带他参观了北洋最先进的军舰。奕環没有想到现在的大炮打得这么准,军舰航行的速度这么快,并且站在船上一点也不摇。李鸿章趁机说因为锅炉的动力来推进,锅炉烧煤,而我们的煤是靠马拉来的,平时都不够用,打起仗来能够用吗?并把话题扯到了修铁路上,希望朝廷能修铁路运煤。奕環曾经反对修铁路,眼前的一切让他改变了想法。他对李鸿章说,现在上奏提请修铁路还不合适,但是你可以先干着,先把唐山到北洋水师码头的修好,时机一到我就上奏折!为了说服慈禧,李鸿章命人造了几节小火车模型,在中南海修了小火车道,送给几个小太监拉着玩。慈禧听说好玩,也上去试坐了,感觉还不错。为了让慈禧身边的李莲英支持,李鸿章还特地派人从海外购买治脚气的膏药送给他,感动得李总管从此不说李鸿章是非了。1888年,醇亲王奕環觉得时机成熟了,上书朝廷,希望修铁路运军舰运煤到码头。慈禧让大臣们公开讨论,碍于奕環在朝廷的威严,支持者跟反对者打个平手!关键时刻张之洞说了支持修铁路的话,形势扭转趋好。之后在诸位大臣的支持下,1889年,慈禧正式下令全国修铁路。从李鸿章1872年提出来,到最后慈禧同意,用了整整17年时间。修铁路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但清政府就是这么迂腐,李鸿章费尽周折终于把事办成,确实不容易!毛泽东在《讲堂集》评李鸿章时说“水浅而舟大也”,就是叹息李鸿章这只大船在晚清的浅水中无法行驶,进退维谷……如果干事环境好的话,也许李鸿章将有更大的作为。

从包拯、蔡悉、李鸿章身上,我们可以发现很多优点,不一一列举了。笔者只是把三人放在一起比较评说,才有了包拯做人好、蔡悉做学问好、李鸿章做事好的观点。实际上他们的才能是多方面的,比如说包拯做事也很突出,智断案件,出使契丹,弹劾国丈,铁腕拆违,陈州减负等事迹被编成戏剧传遍海内外。蔡悉有“包老复出”之美誉,在汝州任职期间智擒盗首平定偷盗采之乱,其离任时汝州百姓夹道送行,恸哭挽留,如丧考妣,可见蔡悉为人为官的好名声了。

如果说文化自信,我们可以从肥东三贤身上学到很多值得自豪的优秀乡贤文化。如果说释放正能量,我们可以从肥东三贤身上看到满满的正能量。如果说肥东乡下还缺少古圣先哲和标杆人物的话,我想这三位先贤是现成的。

学肥东三贤,就要学习他们做人、做事和做学问的长处,做人好,做事好,做学问好,三好人生,无愧之人生矣。


(方志山)